首页  / 资讯 > 正文

徐明德:浬鎏洋大自然文学评赞

来源:本站综合 责任编辑:任盈 时间:2021-10-28 09:19:09

  近读几种风格不同的儿童文学著作,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,是浬鎏洋先生的大自然文学系列之《大兴安岭黑熊传奇》。感想良多。
         这些作品有短篇的,也有长篇的。善写短篇的作者,他选材精练,命意深刻;善写长篇的作者,他在其长篇叙事中,展现丰富沉实的内涵。在世界文学史上如俄罗斯契科夫与托尔斯泰之比;在中国文学史上,如明之“三言”“二拍”与清之《红楼梦》之比。只要创作精采,长短篇的叙事各有千秋。当前读到的儿童文学作品,黑鹤的短篇之作,与浬鎏洋的长篇之作,即是如此。我这里重点谈谈浬鎏洋的长篇。

        浬鎏洋的大自然文学著作,我读过《猎犬贝特森林奇遇》,是长篇的叙事之作,把大兴安岭里的一切交织在其作品中,给读者以丰富多采的地域自然景观、物产与民俗文化的审美内涵。这次读到的《大兴安岭黑熊传奇》亦复如是,更有特色。
       一部长篇,应有一定的结构手段,不能仅是平舖直叙的冗长。而《大兴安岭黑熊传奇》则是用层层递进的意象叠加的艺术手法来结构故事情节。
 
        从第一册《熊王风范》,到第四册《拯救黑熊》,都写大兴安岭里黑熊为主的生物链中,各物种间的生存竞争的真实面貌。把兴安岭自然生态中的熊与野猪、与狼、与狐狸、与马鹿、与犴达罕、与鹞鹰、与貂熊、与黄鼠狼、与猞猁、与野蜂、与蚂蚁之间的相生、相克、相争、相辅、相成的生存竞争关系,例如详细地描写熊和狼的社会结构,熊的报恩心理和行动,狼的凶残负心。生动地分别揭示了这些动的物种习惯、动物心理和动物社会结构特征,十分生动地描绘了一个宏大的自然生态意象,作为贯穿全书故事的基本情节。
        第二册《黑熊报恩》,展开鄂论春人在大兴安岭的自然环境中与黑熊家族的和谐相处,停止狩猎,建立了家养当地野生动物的饲养场,人对大自然生物的爱护,做到人与自然相依、相存地和谐共处;这就是在写野生生物意象之上,叠加进鄂伦春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意象,使故事情节更加丰富,作者的保护大自然生态平衡的创作倾向更加明朗。
         第三册《黑熊使命》,写开发兴安岭的同时,偷猎者和盗伐者的潜入,他们为获利而杀害和残害黑熊,盗伐木柴,引发森林火灾,与鄂伦春守林人作对,严重破坏生态平衡。将这类意象叠加进来,把人为了一己之私利,破坏自然生态平衡,自毁人类和谐生存环境的罪孽情景揭示出来。这就将故事推向矛盾尖锐的高潮。
       第四册《拯救黑熊》,写与残害黑熊者、破坏生态平衡者的斗争,为拯救黑熊和兴安岭的生态环境,建立了“大兴安岭动植物科技示范园”的意象作第三次叠加,使故事情节包含进当前全球化中拯救人类生存环境的內容,故事以理结尾。
        在这样一个长篇叙事中,用意象的逐层叠加的方式来演绎故事,使故事情景,逐渐丰富复杂起来,而情节的推进又清楚明白,形成由清新明丽推向色彩斑阑的动态风格,适宜于儿童的阅读和欣赏。

          作者着眼于大兴安岭森林中,以黑熊为中心生物链的描写。通过写黑熊生存中所涉及的各物种,及之间的关系,把其他物种连带出来,逐步清楚地将各物种的特征描绘出来,同时也丰富了黑熊的形象内涵。黑熊是以肉食为主的凶猛动物,它的食物链中,与野猪、水獭、犴达罕、马鹿、多种鼠、狍子、蚂蚁、锋蜜、蛇等密切相关,也杂食木耳、猴头菇和各种野生的果实;在觅食中发生与狼、与飞熊、与猞猁、与鹰、与狐狸、与黄鼠狼之争。在这许多觅食与争斗中,展开对各种动植物个性的描写十分生动。如写黑熊的“我行我素,弱肉强食是它固有的天牲,善恶分明、知恩图报是黑熊们的传统美德。”对黑熊在觅食中沉着、机灵、凶狠个性,对其社会关系中,既各自觅食,而捕捉住大型食物又可大家公享,家族不作内部争斗、残杀,“在平时生活中,它们互相间心灵照应,配合默契,和谐相处。”黑熊时有慈善之心的表现,受到别人恩惠之后有报恩的行为,被别人欺凌后有复仇的行动。把这苯拙肥壮的黑熊形象塑造得着实可爱。又如写狼群的习性,冬天集团作战,一头狼遇到了危机,一声呼唤,狼群应声而至,共同解诀生存危机;到了食物丰富的夏秋季节,便各自觅食,显示“狼的本性是自私、贪婪、凶残而不择手段。在争夺食物面前,它们早已把亲情、友情抛之脑后,唯一的欲望是抢到一口美食。”这样的形象使人厌恶。作者在描写动物的心理行为中,是寓有善恶褒贬之倾向的,使人同情那有情有义的熊,而厌恶那寡恩无义的狼,读者在接受的感染中,这种道德感是会自然而然地体会得到的。我曾在一个短篇中读到一位主人一脚踢断了他的猎犬的儿根肋骨,又残酷地把这猎犬推下悬涯摔残,猎犬被赶出家门饿得瘦骨嶙峋,可最终还是这被赶出家门的猎犬牺牲自己,从鳄鱼口中救了那无情主人的命。读了这个作品使我愤慨,为什么这样兽性地对待一只忠实的犬。这样的写法,是要孩子们欣赏和效法那狗的愚忠呢,还是学那主人残酷地对待狗的恶行?!两种写法比较,我赞赏浬鎏洋的写法,反对后者不良的表达。(为儿童们写作的作者先生,你的选材、构思和表达却是不能轻率的!)浬瑬洋就是这样巧妙地利用不同物种间的生存斗争的细节展开描写,把大兴安岭里自然生态的情景生动地描写出来。这样的写法,向读者提供了生物学和生态学所无法提供的活的知识,让读者在惊叹之中体悟到:啊原来它们是这样的生存的,在动物社会中也会有伦理善恶的差别。
          作者是用写实手法写故事。但在写动物的故事中,却大量借用寓言里的拟人手法写动物们的行为和心理,更好地刻划不同物种的个性特征和生态情景。出于鄂伦春人的熊图腾崇拜的背景,作者以挚爱之情写熊的报恩行为和心理,写黑熊的报复行为和心理,写各种动物间的互动的心理,都据它们各自不同的动物习性来合适地展开。可见作者在大兴安岭各物种的经验性知识,是多么的丰富。所以,小说创作不仅需要天才,更需要充实丰富的生活经验。这种生态学、动物学方面知识的经验和掌握,更是不同。且对其在作品中的表达要合于创作目的的需要,就更要求作者在其丰富的动物知识中作精当的选择了。这种选择不仅要真实地表达物性,且要适合于儿童,合于我们养育孩子具仁爱之心、具爱护大自然之心的目的。用中国传统哲学语言来表达,就是使孩子们具有“我与万物为一体”的宇宙观。作品虽是写大自然,但其实是在写人,写人与大自然的关系。
       作者写以狩猎为生的鄂伦春人,现在放弃狩猎而转化为兴安岭自然保护区的维护者,作者生动地描写他们在森中的生活民俗,写他们对熊的图腾崇拜的民俗,写他们带着萨满信仰特色的生活习俗,写他们守护自然保护区的忠诚,写护林人对偷猎和盗伐者的机智的斗争。写鄂伦春人的这一笔,使小说更富有亲切的人文精神和地方色彩。在作品中展开对鄂论春人民在物质文化、精神文化和宗教信仰等方面的民俗文化的描写,增加儿童们的人文知识,是非常难得的。这样的写法,在短篇中是无法做到的。
         由于作者以雄厚的生活经验和具仁爱之心的人格准备,以及浑厚的叙事功力,把不同的意象描绘出来,巧妙地叠加,使作品的整个故事层层叠进,很好地达到创作的目的。

        从狩猎时代到科学时代,是人征服自然的时代,此中对待大自然中的动物通过狩猎,大量捕杀各种动物,使许多物种几至灭绝,至使大自然生态环境中生物链的残缺,而成为大自然生态不平衡的一环。自然生态之不平衡,带来人类生存的危机。因而当今为了人类的生存,必须修复人与自然的关系,修复被人类在征服自然过程中造成的生态不平衡,要人类去修复被破坏了的自然生态,而保护自然环境和自然环境中的野生动物,特别是那些频于灭绝的物种要更加保护。而浬鎏洋的大自然文学就是在表达当今的这个主题。
         我的感觉,作者的这类作品,都在一个单位出版的,出版者对他的作品的各种写法和长处应该充分了解,因而应得到出版人全面的推介,让更多的作品被更多的人们读到,让其发挥广泛的社会作用。鄙见当否,一笑。

       本文作者小传:徐明德,原贵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,曾任贵大中文系教研室主任,兼任中国新文学学会理事、中国当代文学学会理事贵州民族文化学会理事、台湾大海详诗社社务委员及驻贵州代表。

        其人从事文化学及文化研究。教学上开出中国文学史、中国新文学史、美学原理、文化学、鲁迅研究等课程。发表论文60多篇,集结为文集《青山不语》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。学朮专著有《鲁迅文化心理结构解析》于1999争7月由重庆出版社出版。该作品曾获世界华人交流办会、世界文化艺朮研究中心的国际优秀论文奖,获贵州人民政府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,出版社获中国版协城市出版社社长年会优秀图书二等奖。论文《王阳明对中国心性哲学的诠释》获贵阳市政府哲学社会科学优秀论文奖。